彩八仙官网 - 彩八仙人工计划官网

惊惶失措时,冲破敌人护网,往乌

发制人之理,何况敌众我寡,乌廷威才开囗,他已连人带剑倒卷入身后的武士群里,剑劈脚踢肘击,虎入羊群般连伤数人,都是伤重倒地,阻碍了敌人的移动。

众武士何曾遇过这种不讲规则,只求效率的打法,又心怯这乃违背主人命令的行为,更见他如此悍勇,大部分都是虚张声势,应个景儿。

项少龙心恨乌廷威昨天狎玩舒儿,出手更不容情,把墨子剑法施展至极尽,奇奥玄妙,变化无穷,大开大阖中,偏又手法细腻,兼之忽进倏退,不时飞脚伤人,不一会杀得敌人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众武士在乌廷威的催迫下,硬着头皮冲上来,一个一个中剑中脚倒了下去,虽没有一人是致命伤,却亦失去动手能力。

转眼只剩下护在乌廷威前的十名武士。

项少龙冷哼一声,那双若寒星的虎目射出两道冷芒,凝定乌廷威脸上,剑往前指,一步一步,稳定有力地朝乌廷威和那十名武士迫去。

乌廷威那想到他如此神勇高明,放倒了十多人后竟气都不喘一下,心中发毛,一边指使手下进攻,自己却往后退去。

项少龙那肯放过他,抢前而出,一剑劈去,其中一名武士仗剑来挡,"锵"的一声起处,那武士竟给他劈得连人带剑滚倒地上,可知他的膂力是如何惊人。

众武士大惊失色,怕他伤害乌廷威,几把剑夹击而至。

今次项少龙没有抢攻,反幻起一团剑影,守在身前。

其中两人还以为他力竭势尽,刚要乘势强攻,忽地发觉对方既守得无懈可击,更骇人是暗藏反攻之势,隐隐罩着他们,使他们泛起无路可逃的感觉。

这正是墨子剑法的精义,守中藏攻,当日项少龙便被墨门最后一代钜子元宗的反击之势迫得无法一鼓作气,剑势散断。眼前这两人远逊当日的项少龙,更不济事。

两人魂飞魄散,正要抽剑退后,剑芒暴涨,两名武士一起溅血跌退。

项少龙趁其他人廷威抢去。得光的事,乌廷威必早有安排,遣去了附近所有婢仆。

乌廷威受他气势所慑,连身体都抖颤起来,哑声道:"你敢伤我吗?"却终不敢冒唤他奴材之险。

项少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沉声道:"陶爷在那里?"

乌廷威差点是哭出来道:"我只是派人拿着他吧!"

项少龙暗忖谅你也不敢妄作非为至此,微微一笑道:"孙少爷,你不信我敢伤你吗?我偏要刺盲你一只眼睛,你信也不信。"

乌廷威见他的笑容有种冰冷无情的味道,实比之狰眉怒目更教人心寒,终于崩溃下来,颤叫道:"不要!"

项少龙长剑斜标而上。

乌廷威惨叫的同时,项少龙背后亦有一声娇叱传至。

乌廷威以为小眼不保,全身发软,刚在裤裆内失禁撒尿时,长剑偏了少许,擦脸刺到树干处,真的只是分厘之差。

"砰!"

项少龙右脚侧踢他股腿处。

乌廷威横飞开去时,项少龙回身持剑架着了绝色美女乌廷芳的一剑。

项少龙冷眼看着她,嘿然道:"孙小姐原来也有份儿吗?"

乌廷芳气得俏脸通红,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剑如长江大河般往他攻来,剑法远胜乃兄,只是欠了力道和经验。

项少龙心中一动,且战且退,转眼便把她引进园林无人的深处。

乌廷芳见强攻不下,又急又气,愈是力不从心,娇喘连连,再劈两剑,"当"的一声,长剑脱手而去。

项少龙回剑鞘内,一步跨前,把她搂入怀里,整个抱起,压在一棵树上,俯头瞧着她俏秀清甜的脸庞。

乌廷芳身疲力竭,只是象征式挣扎了几下,便软倒在他的挤压里,惊怒道:"你要干什么?"

项少龙柔声道:"当然是要索取赔偿。"

乌廷芳大惊,奋起余力挣扎,岂知项少龙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禁地,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

连晋也抱过她,却是立即被她推开,像现在那样却是破题儿第一趟。

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销魂蚀骨的奇异感觉。

她并没有叁与乌廷威的行动,只是察觉有异,追出来看,见到了整个过程。看到了项少龙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惊人有效率的战略和不逊色于连晋的剑术。而有一点是连晋都不及的,就是这人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冷漠时使人心寒,温柔浅笑时则洒脱不,竟使她现在即管被他大占便宜,仍很难真的痛恨对方。

她娇体内的快感愈趋强烈时,嘤咛一声,已给对方封着香唇。

乌廷芳又骇又羞,咬紧的牙关被对方舌头破入,嘤咛一声,迷失在生平第一次和男人的亲吻里,连晋的影子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外路上人声足音传来。

项少龙离开了她的香唇,咬着她的耳珠道:"能得亲孙小姐芳泽,纵死亦甘愿。"放开了她,大步往外走出去。

乌廷芳身子一软,顺着树身滑坐地上,所有忿恨消失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仍有那种羞人的兴奋和快感。

项少龙回到遇袭的林路处时,一名雄伟如山,脸带紫金,眼若铜铃,骨骼粗壮的豪汉正向跪满地上的众武士和乌廷威大发雷霆。

乌廷威硬着头皮,仗剑挡格。

岂知项少龙又往后速退,与赶来的武士战作一团。

刺倒四人后,再扑往不住后退的乌廷威。

"锵!"

一连七剑,乌廷威被他迫进了林内,余下的武士亦倒地不起。

"当!"

乌廷威长剑被挑飞,背脊撞到一棵大树处,脸无血色,颤声喝道:"大胆奴才,竟敢无礼。"

项少龙眼中射出森寒神色,冷冷道:"够胆再叫一声奴才来听听。"剑尖斜指着这骄纵小子的咽喉。

项少龙并不虞会有其他人来此,因为

相关阅读